相关文章

七成用户后悔买地下室 教您几招合理建设地下室

买110平方米的房子,得340平方米,送你两层地下室,你要不要?正在考虑买洋房或别墅的购房者注意了,如果开发商告诉您,买他们的房子还要送您地下室,一定要慎之又慎。随着高温季节的来临,重庆晨报热线电话接到多起反映地下室变“地下湿”的投诉也越来越多。

地下室演绎“地下湿”

虽然除湿机每天24小时运作,但家住南岸区学府大道某小区的陈女士还是没办法面对这样的场景:墙壁霉了,地板翘了,地板砖上常有一层水,一不小心就摔跤。潮气、霉气,这样的生活让陈女士一家简直有些愤怒了,在抗争了5年之后,现在,她不得不重新花3万块钱,把房子一楼四周的边沟和内外墙重新做一次防水处理。

陈女士住的是靠山的一套叠拼别墅,自从搬进去之后,一楼客厅的潮气就成为陈女士的一大心病,现在,一楼地屋的潮气已影响到了正常使用。

思来想去,陈女士最终还是决定重新装修一楼。重新花钱装修不说,一套好好的房子被重装翻整,总让陈女士感觉不舒服。买房时开发商承诺送你地下室,但真正到住进去的时候才发现,“地下湿”成为众多别墅或洋房用户最闹心的事。

据了解,像陈女士一样,一楼地屋、地下室变地下湿的现象在重庆非常普遍。不少获赠地下室的业主纷纷抱怨,地下室出现潮湿发霉现象,原以为物超所值,但现在觉得这样的附赠品真是“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”。

针对地下室受潮的问题,泽京地产营销总监赵楠认为,地下室受潮是个普遍理象。从技术层面上看,地下室受潮是可以解决的问题,施工、装修过程中按照相应的规范来做,受潮的概率会大幅降低。购房者在选择有地下室的房子时,首先要看地下室是否通风采光。另外,在装修时一定要注意使用防水防潮材料。

对于已购买了赠送地下室房子的业主,如何做好防潮防水处理?有过多年装修经验的重庆圣达装饰项目经理史玉进说,要想地下室真正不潮不容易,首先得保证地下室通风状况良好;其次,要把地下室地板和墙面的防水全部做到位,尤其是在一些低于水平面的地下室,更得考虑用一些特殊的防水材料。

此外,国外的一些防潮经验也值得借鉴,地下室基础采用DCS水基渗透结晶防水剂,一层采用防水涂料或卷材,底板架空,底板刷防水涂料或卷材一层作为保护层,就可以有效防潮。

买了地下室怎么防潮?

七成用户表示后悔买

截至8月1日21时33分,新浪乐居的调查显示,超4成用户表示地下室出现潮湿发霉,3成用户表示地下室通风不足。让人吃惊的是,有地下室的被调查业主已被地下室的潮湿发霉等问题折磨成了心病:使用过地下室的业主中,73.2%的人后悔买赠送了地下室的房子。

汽博中心附近某别墅小区的彭女士表示,她家的地下室改为了影音室,全采光,防潮也做得很到位,但仍就逃不脱潮湿的宿命。她手机里随手拍了地下室的光景:连柜子门都发霉坏掉了。她说现在最担心的是花了10多万元买的音响,哪天潮坏了,她就要崩溃了。

重庆晨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重庆楼市上,通过赠送地下室的方法吸引客户的楼盘不在少数。以某楼盘为例,如购买该盘二楼户型,还可以送你两层地下室的空间,看似真的很诱人;地处金渝大道的某别墅楼盘,套内产权面积仅250多平方米,但把地下室空间算上后,使用面积却达500多平方米。不过,其地下室却是全封闭,通风将是一大问题,不可避免地今后会遇上“地下湿”的状况。

1.如果受潮的是刷涂料的墙壁,墙壁若已出现霉斑,可将家用漂白水与清水按1:3的比例混合,用抹布蘸取擦拭墙面后再以清水洗净。

2.如果是贴壁纸的墙壁受潮,可将酒精与水按1:1的比例混合,用软布蘸取擦拭,如果受潮比较严重,可以用84消毒液进行擦拭。如果PVC胶面墙纸表面有污渍,可以用湿毛巾加清洗剂轻轻擦洗。

3.学会用防潮剂和香熏蜡烛。如果室内湿度不算太大,可以选择防潮剂放在室内易受潮的局部进行简单除潮,石灰和洗衣粉也是良好而简单的吸附剂,可用布料或麻袋裹装后放置于室内各处防潮。

另外,合理使用蜡烛也会起到防潮的效果。蜡烛点燃后能起到降低居室内空气湿度的作用,可使水汽不易凝结在房屋四壁、天花板和家具表面。

4.市面上还有一种家用的便捷型防水修复剂,只需向受潮的墙与地面的缝隙喷一下就可以了,操作十分简单。

小贴士>

防潮小窍门

重庆也可合理建设地下室

重庆中原地产副总经理何伟坚表示,目前重庆在售的别墅或洋房项目,形成了一种怪风气,几乎都有地下室空间。其实作为坡地城市,重庆楼盘的地下室采光、通风比其他城市更好解决,因此重庆还是比较合适发展地下室空间的。

但两三年前的地下室设计基本上都是全封闭式的,肯定都会出现潮湿现象。“全封闭式设计,开发商赠送的地下室,放点书、家具等物品都会霉掉,基本上属于浪费。”

何伟坚认为,在重庆买底跃户型时,应更多考虑是否临江或临湖。如果是临水源的底跃,湿气肯定要比其它地方要重很多,地下室甚至一楼受潮的可能性都比较大。因此,在临水地段最好选择顶跃,也可以无遮挡看江看湖。本组稿件由重庆晨报记者 吴从斌采写